JUVENDINI

心电图梗

叶向川从制药公司辞了职就跑到了医院,心电图室虽说是辅助科室没啥油水,但胜在活儿轻纠纷少,安静舒坦适宜养老,朝九晚五还有双休日,非常适合叶向川这种不耐风浪的懒人休养生息。而汤文军呢,这会儿还是苦逼兮兮的实习警员,见天儿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出警,东家开锁西家劝架,还得踩着梯子去够爬在梧桐树上下不来的猫,日子匆忙且琐碎,早晨凉包子中午吃食堂晚上方便面,久而久之这胃可就不干了,绞起来抽抽着罢工,二十来岁大小伙子也扛不住,请了假就奔了医院。

拿着胃镜单子汤警官毫不犹豫办了入院,打定主意要趁着职工医疗保险把这吃苦遭罪的身子全查一遍,实验室检查开了个全,CT彩超通通约上,心脏检查也毫不含糊,holter心室晚电位也划进了日程。从早晨空腹抽血到腹部超声波,忙完了眼看又到了饭点,饱受蹂躏的胃肠开始蠕动着抗议,心想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按着胃就走进了心电图室。

一进屋汤文军就捂住了鼻子,一股饭香转着弯直往鼻孔里钻,全身细胞都急吼吼地阵前投敌,拉着他就往休息间里领。里屋只有一个医生,正背朝着他从微波炉里取饭盒,听见动静回过身来,“这都快十二点了,下午再来吧。”

我恋爱了。汤文军迷迷糊糊地想,却早被视听嗅三管齐下灌了迷魂汤,全然不分东西南北。这大夫比自己高些,软和头毛,平光眼镜,大双眼皮眨巴起来简直要人的命,声儿也好听,跟电影频道放的译制片似的,又磁性又舒服。至于人手上端的那饭盒,纯属锦上添花,芥蓝脆生牛柳香烂,瞧着就好吃。原地呆了两三秒都没个回话,叶向川伸手在人眼前挥挥,可算把跑神的拽了回来。“哎别介啊,再跑一趟多麻烦,您通融通融?”

汤文军反应过来后就机灵得很,看叶向川从打开保险柜拿出来动态心电图,拆开后盖按上电池,心里头就琢磨着开局,是炮二平五还是兵七进一,是起马还是飞相,正推敲着步法人就递过来一小盒,“图在后头,照着图把导联贴上,戴上一天明儿下午再来。”

“哎这事还得您来,我这粗粗拉拉的别给贴错了,您受累?”

伸手不打笑脸人,话到这份儿上叶向川也不好说不,接完了贴片就往汤文军身上招呼,动作倒快,啪啪贴完了七个导联,把盒子塞进他裤子口袋,推着眼镜瞅了瞅,“您别乱动碰掉了啊,不过也别不动,日常活动就行。”

“得嘞,您这做的啥啊这么香,我都迈不动步了。”

“芥蓝牛柳,反正我也吃不了这么多,来点?”

“谢您嘞,这才是医者仁心啊,赶明儿我赶个锦旗给您送来,一饭之恩无以为报,聊表寸心,到时候您可别给我轰出去。”

“有您这么当警察的嘛,嘴这贫的,吃饭堵不上啊?”

“警民一家鱼水情啊,我就爱跟您这样的白衣天使讲话,水都是纯净水,中南海特供。”

“您当警察屈才,天桥底下支个摊说相声去吧,甭跟我这儿逗闷子,吃完了赶紧走,我还得下班。”

“这赶巧了,我跟您一道儿啊,警车开道,部级领导待遇,保证您舒舒服服到家,给个立功机会嘛,我的领导。”

“我挤地铁。”

“这更合适啦,地铁里那人可海了去,脚底下尽拌蒜了,我得护着您啊,磕了碰了的我可舍不得。”

“合着你就赖上我了呗,非得走这遭啊?”

“那可不,我不能吃您这白斋啊,赶紧的,包我都给拿上了,您一句话,咱就颠儿。”

“尽瞎白霍,走着。”

汤文军头一天就找着了庙,再接再厉去追这念经的和尚,第二天同一时间找上了门,今天菜色和昨天也有不同,葱烧羊肉,但看起来也是一样的好吃。叶向川看着24h动态结果,“您心脏没什么毛病,就是大中午的容易心动过速,瞧瞧,一百零几,不过是偶发,中午头过了就没事了。”

“我这不是见着您了嘛,条件反射我控制不住啊,不过要是能天天见您,我估计也就习惯了,习惯成自然那就好了,我申请每天送您回去顺便交流病情,救人一命您干不干,我车在外头停着呢。”

叶向川从抽屉里拿出包一次性筷子,拆开一双递给汤文军,又端出来一盘拌好了的苦菊。“先吃饭,别的再说。”

糖衣炮弹,汤文军心里暗暗下了评语,然而这依旧无法阻拦这败退的步伐,立时吃的不见抬头,早就忘了死缠烂打。不过不急,实习警员鼓着腮帮子信心满满,打定主意要把人抗进自己家。愿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阿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