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平行宇宙梗

“醒醒嘿,别睡了。”

黄天路从一片混沌中回过神来,眼皮似有千斤重,好半天才聚了焦。视野里是一张大脸外加俩招风耳,一溜儿显示屏满满当当占据了整片墙壁,一直延伸到高耸的天花板。他正陷在一把宽大的扶手椅里,靠背和椅面柔软,直叫人昏昏欲睡,而旁边的小圆桌上放着个名牌,上面写着“等待区”。什么意思?正疑惑着,那古怪的男人按亮了桌子上的按钮,让他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林亚军,每一个都是林亚军,有的在抽烟,有的在睡觉,如此种种不一而足。黄天路此时一片凛然,他想到了最坏的可能,两眼像刀一样扎了过去。“哎你别这么看我啊,帮你啊这是。”圆头圆脑的男人耸耸肩,第一个小屏里的影像蓦然被放大,占据了整个墙壁。“你瞧,这一共52个屏,那就是52个宇宙,每个人呢都有对应的投射,所以你不该在这儿,这不正常。”

此人多半有病。黄天路眼睛都快瞪成俩小桔灯了,这疯子嘴还是没停,“你是从哪儿漏下的呢?待我细细看来…哦这是地球1,你俩好好的跟警队里呆着,甭看这会儿还是战友情同志爱,迟早得勾搭成奸。”怪人从圆桌上拽了个葡萄丢嘴里,又放大了第二个屏幕,别说皮儿了,连核儿都没吐。“来这是地球2,有意思嘿,扒手和警察,弃暗投明重新做人,就是你肚子上那层肥膘得减减。”

“这是地球3,这个林亚军凶的很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手底下过了多少条命,他自己估计都数不清,”这怪人好像来了兴致,摸着下巴啧啧称奇,活像是在看连环画。“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恁俩同行,亡命鸳鸯,不对,哪有这么凶残的鸳鸯。”

“地球4,哟这回是个兔子,瞧这耳朵耷拉的,好玩吧,再看看你,哎呦这大嘴叉子,你这一含八成就是死兔子了。”

“地球5,缉毒这行当不好干啊,两口子都干更不容易,好在你俩没孩子。”

………

“52,跟这儿你们真结婚了,好像还能克隆个孩子,别问我具体情况,一个宇宙三千六百个扇区我哪儿能管这么细。”

“这就奇了怪了,哪儿都不缺,你是从啥地儿蹦出来的啊?就是孙猴子,也有块石头给兜着啊?!”

黄天路脑子里这会儿是一团乱麻,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像一枚种子,飞快地在大脑里生根发芽,盘根错节地横行无忌。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是怎么到了这鬼地方,之前在做什么,通通一无所知,好像他这个人就是凭空而来,无根无底,无依无靠。而林亚军,他有无数个选择,独独把他排除在外,整个世界,都远离了他。沉闷感逐渐压上来,乌云一般越扩越大。眼前一黑,这离奇之地也没入了黑暗,而之后等待他的,又是什么呢。

黄天路粗喘着气醒过来,睁眼还是一团黑,但拂晓的光顺着窗帘缝照了进来,正落在自个儿胸膛上的那头软毛儿。林亚军正像只猫似的趴在他胸口,脑袋恰好拱在心窝,闭着眼睛睡的正香。那份惊魂未定马上变成了失而复得,他抬手将那把小骨头狠狠困进怀里,缠牢了亲个不停。这番动作之下焉能不醒,林亚军眯缝着眼咬了他一口,带着清梦被扰的嗔怒软绵绵捶他,“还来啊,你是不是吃药了!”

“军儿让我抱抱,刚才吓我一跳。”

“哟真做噩梦了,你说你这五大三粗的好意思撒娇么。”话虽这么说,林亚军还是往这宽阔怀抱里蹭了蹭,伸手呼撸了黄天路那把扎人的头毛。“梦见啥了告儿我,说出来就不怕了,啊?”

这一问黄天路才发现方才那个诡梦已然毫无踪迹,他甚至不记得看见了什么,只记住了那份孤立无援的悚然。“要是哪天找不着我了,你怎么办。”

“你这么大个儿,哪能丢啊,我先去失物招领瞅瞅,说不准哪个热心群众就给我送来了。”

“说正经的,别贫。”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黄天路。”林亚军把身子撑起来,捧着他脑袋,认真看他好像在打述职报告:“咱俩一直在一起,你冲锋我掠阵,你买菜我做饭,上班休息吃吃睡睡绑一块儿都他妈快成连体婴了,你往哪儿跑啊?再者说了,”林亚军一脸得意低头亲了亲他,转着脖子上挂的戒指开始显摆,“你那俩钱都买这玩意了,工资卡存折全搁在我这,跑了我看你怎么活。”

林亚军这小脾气说话难得这么窝心,黄天路感动的一塌糊涂,抱着人来回摇晃荤的素的全来了个遍,然而这俩的操行是难过了,滚一滚,高兴了,也滚一滚,如此良辰,天时地利人和占了个全,焉有不滚之理,轻车熟路分腿上肩,按进被窝一阵胡闹。这边厢热火朝天,谁也没注意到窗外的不明飞行物一掠而过,飞速抬高,直冲云霄。

在迷失之时,总有一个锚点,跨越万千星云银河浩瀚,始终如一,召人返航。至于出错的刘姓管理员,今天的起源之墙依旧灿烂,这些宇宙垃圾,就交给你了。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