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猫化梗2.0

街角这家猫咖今儿居然没开张,门窗紧闭,乌漆抹黑。这可不太寻常,毕竟大老刘爱岗敬业,以店为家,风雨无阻的全勤,伺候着店里那些猫大爷。只不过今日虽然歇业,大老刘依然在忙活,拿了最好的咖啡豆磨上一壶,谄媚地端到了一旁的雅座。 这唯一的客人十分古怪,交衽博带,散着的发黑瀑一般,直垂在地上,繁密如屏,缭绕在人周身。这人伸出纤瘦一把腕子,端过了骨瓷杯,小口啜起来,穿着汉服喝蓝山也是别有风味,膝头上还卧着一只黑猫,团成个球呼呼大睡。“留侯,我手艺还行?” “不错,我是说,猫养的不错。”张良喝了两口把杯子搁下,轻轻摸了摸猫圆圆的脑袋,小东西一个劲儿地呼噜,伸了个懒腰就要醒。“我看留下的也不多了,就把这孩子送来了,亚鹏,”他两手往猫腋下一抄,举起来送到了大老刘眼前,“你会喜欢他的。” 亚鹏睁大了圆溜溜的金黄眼瞳瞪着他,像个万花筒,大老刘壮实的身影在镜面似的眼仁里一分为三,周围还点缀着层层星光。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儿,大老刘刚想把猫接过来,忽听喵嗷一声,亚鹏从留侯的手里突然挣了出来,闪电似的往上一窜,正踩上了大老刘脑门,以头顶为支点,柔韧身体舒展拉长,轻盈流畅奋然一跃,两个绒球似的前爪扒住立柜顶板,轻轻松松占据了全屋最高点,四爪一收,接着睡觉。大老刘脑门上一个梅花印儿赫然在目,连神仙也止不住笑,张良款款站起来,带起一阵迷云诡雾。“我看他挺喜欢你,好好相处,不过这孩子眼神不太好,容易吃亏,你可得看好了。” 话音刚落,人就没了踪影,好像方才屋里就是空无一人。大老刘趴柜子底下喵喵逗了半天,亚鹏还是拿屁股对着他,没奈何只好踩着折叠梯上去,结果刚摸到顶,他又跳了下来,走上方才的雅座吧唧吧唧舔起了张良留下的咖啡,惬意的小模样让大老刘一阵牙根发痒。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亚鹏堪称最难伺候的一位祖宗,不抽香烟,只抽雪茄,猫粮零食走的都是最高标准,而且创收有限,从来不让妹子抱,尤其是那位带了假发的,一摸就要炸毛。不过亚鹏虽然难搞,有两件事还是无比称心,一是肯喝他煮的咖啡,天天摄入咖啡因也不见鸡血上头,还是懒洋洋地迷糊,然后便是第二件,只要是要睡,一定要钻他怀里,甭管是人是猫,必须扭上一扭,再噌上一蹭,柔软得简直要化了人心。在一个温暖的清晨,大老刘看着眼前轻轻颤动的猫耳朵,无声地感慨。在送走了诸多精灵之后,最终拥有了只属于自己的那只猫,尽管他骄纵,任性,不听话,但是,他还是最可爱的猫,之一。正陶醉着,这祖宗终于睡醒了,一句话就开始了大老刘每日被使唤的生活: “雪茄配拿铁,两份奶。” “不是过会儿你就成猫了,怎么抽啊。” “你喷给我啊。” 大老刘正对猫喷着烟,无视了远方妹子谴责的眼神。道路阻且长,但是沿途好风光啊,努力工作吧,刘老板。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