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角色扮演梗

林亚军一直想不明白,凭什么世间诸多好儿女,他偏偏看上了黄天路,思来想去大概是同袍之谊,共事之交,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俩之间差的着实有点多,林亚军像个兔子,软乎乎毛茸茸,平素也不爱吃荤的,以至于胸口两块总不成形,鼓胀却软和;胆儿也不大,十几岁正冒失的时候群架都不敢打,别人跟前头冲锋陷阵,他搁后头摔酒瓶子。黄天路和他正相反,大狗似的,还得是藏獒那挂,不算太高却一身敦实肌肉,绷起来硬梆梆的把林亚军抱起来各种折腾;还无肉不欢,天天都得去菜场割肉,尤好吃兔子,劲头上来胆大泼天,门一插商场更衣室就敢当场来一发,吓得林亚军死死捂住嘴,都忘了去揍身上趴着的祸首。但工作上情况却是反着来,林亚军冒进些,还是黄天路作为队长把人拉着绳拽回来,末了把那细脖子上的项圈又紧了紧,扯着人翻过来压身底下肆意驰骋,林亚军被撞的两眼发花,模模糊糊听耳边说,兔崽子再没头没脑乱撞,哥哥直接捉过来红烧,听懂没?

虽说林亚军总嫌弃自个儿对象,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黄天路确实是个好队长,大将之风,没他兜着自己保不齐要折腾出什么乱子。况且黄队长此人公私分明,在局里对林亚军严加要求,各项训练通通走的是最高指标,好像明天就得派出去维和;而下班之后,那就是另一番态度,亚军亚军地叫,带着儿化音,又是抱又是亲,最后把人裤子一脱,按在随便哪个地方一番快活。黄天路在此领域天赋异禀,上不封顶下无底线,各种情趣花样轮流着来,半个月都不带重样,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让林亚军觉得黄天路考了警校纯粹是屈才,应该报个上戏啥的拯救被狗血荼毒的中国电视剧。总而言之一句话,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这回俩人可算双双请下来公休,林亚军在家吃七天睡七天滚七天的提议被无情驳回,被迫装好箱子和黄天路坐上火车投进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虽说单位里林亚军被使唤得团团转,可家里那就是二太爷,甭说家务,连个行李都不会整理,几条T恤牛仔裤团吧团吧就塞进黄天路的旅行箱,还得黄队长拽出来一一折好,搁最上头铺平了再缀上俩套子。这套子刚上车就有了用武之地,黄天路跟林亚军耳边一讲,兔子毛就炸了,他熟练已极地捋耳朵顺毛,循循善诱,终于得了人迟疑地点头。把人拉过来跟耳朵上偷偷香了一个,在兔子跳起来咬人之前迅速跑路,混在拥挤的人潮中没了踪迹。

“别动,警察。”

“嘿怎么着啊,警察就能随便抓人啊?”

“盯了你一路,就等你现行,身上藏了什么?”

“来啊,随便你搜,我看你怎么收场。”

“甭废话,拿贼拿赃,你这一包是啥?”

“不是要搜我嘛,自己看啊。”

“口条还挺硬,你当我不……哎你要干嘛?”

“你挑的火,可得负责给我灭了啊。”

“你这是袭警!”

“乖,给我戴上,别挣啦,难不成你想让全车人过来参观参观,挺开张啊,小警察。”

林亚军扒着玻璃紧紧靠在车窗上,皮带给解开了,钢头哐当一声坠在地上,带下小半拉裤子,正好将将露出来两瓣儿浑圆,后头一撞最后一点儿矜持也烟消云散,直直落到了脚踝。傍晚的车窗冷得他一个哆嗦,可背后的躯体热力惊人,厮磨之时让两节车厢间的狭小天地一片暖意融融,玻璃上似乎也起了一层似有若无的雾,让暮色冥冥的景物更不真晰。列车苍龙一般过了嘉峪关,在西凉故地黄土茫茫里穿梭奔驰,远处是连绵雄绝的祁连山,一丸鲜红夕阳正点在山尖,烧灼着四方云霞,在一片辉煌里缓缓西沉。林亚军好不容易酝酿起一点长河落日的感慨就被黄天路撞的七零八落,双膝一软好悬没跪下去。他不敢动,哪怕大部分乘客这会儿正在迷迷瞪瞪地打盹,他也觉得全车都是眼睛,额头磕在车窗上不愿抬头,而黄天路在后面紧抱着他,舔着他的耳朵说着湿润隐秘的情话。玻璃被他哈出了一小块雾气,随即又被蹭掉,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最后不可抑制的颤抖。这时黄天路吻了他,含了嘴唇缠了舌头,吞下了未出口的无声尖叫。日头已完全沉下了地平线,天黑了。

磨蹭了一会儿之后他俩才回了车厢,林亚军红着脸挨在黄天路后头,即使这会儿大家都睡的东倒西歪,他还是觉得全车厢都看得分明,全向他行注目礼。黄天路倒是心满意足,凑过来和他说着接下来几天的行程:

“还想去哪儿玩啊军儿?”

“去你老家走一趟吧,然后就差不多该回了。”

“从敦煌飞过去吧,怎么样。”

“成啊,不过怎么不坐火车啊,还能直达。”

“想不想在飞机上试试啊,好几千米高,肯定爽,来不来?”

“滚!”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