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怪谈梗

肖鹏是这座城市里最普通不过的白领上班族,住在单身公寓的十八层,早晨六点起床挤地铁,到了办公室用微波炉叮一下冷面包和牛奶,急匆匆嚼了准备上班。下午六点下班,赶回家差不多是七点,打开电视看球赛转播等着外卖,饭后在跑步机上跑跑,再看会儿书差不多就该上床睡觉,十点半准时熄灯。他没对象,也没什么朋友,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太忙狗猫都没法养,五十平米的房子里除了电视也没有旁的动静。日子是很无聊,但他本身就不是多有趣的人,过习惯了也就那样。不过静水也有微澜,他这风平浪静的日子,终于起了一点风波。 那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周五晚上,肖鹏正吃着饭盒里的宫保鸡丁,拿一次性筷子往外头挑胡萝卜。门铃突然响了,这可不太寻常,他擦擦嘴站起身来,刚拉开门就被惊艳了一把。一个男人含笑站在门外,跟自己差不多高,鼻梁上架一副金丝眼镜,穿着西装马甲显得细细溜溜。很漂亮,但又不是那种流俗的好看,只可惜他想不出词儿来描绘,只看着人眉眼出神。“你好,我是新搬来的,住在对面。” 他握住男人伸出的手,浑浑噩噩把人拉进了家门。新来的邻居也姓肖,单名一个昆字,斯文精致,简直让他这单身汉的独居小屋蓬荜生辉。“带了些点心来,应该是你喜欢吃的,赶紧尝尝。” 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肖鹏已然记不真切,肖昆突然地来,又倏忽地走,午后春梦一般了无痕迹,好像只是他耐不住寂寞而产生的妄想。好在肖昆经常前来拜访,有时甚至每晚都来,带些糕点水果,有次还给他做过一顿饭,把他冰箱里仅剩的土豆茄子变成香气四溢的两道菜。很长时间都没人这样关心过他,更别提为他洗手做羹汤,肖鹏很没出息地把碗底都快舔光了,然后和肖昆一并站在水池边洗碗。“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我也有个弟弟,”肖昆低头笑了笑,把碗一一摆上碗架。“和你一般大,长得像,脾气也像,也不怎么会照顾自己,我这么说,你可别生气。” 肖鹏此刻格外嫉妒肖昆口中的那个弟弟,他只是受了肖昆半月照顾,就再不想离了人。兄弟虽然亲近,但总有些事儿做不来,肖鹏突然在后头把人拽住,猝不及防吻上肖昆的嘴唇。 第一感觉是凉,冷冰冰的,好像在外头雪地里冻了三四个小时。然而这两瓣唇太过于柔软,启齿之间还有股槐桂的清香气,让人没法不去沉迷。在呼吸相接的意乱情迷里,他解开了肖昆身上所有的扣子,这人身子这么轻,稍一用力就托上了流理台,两条细瘦长腿向自己打开,以一个迎接的姿势挂上了他的腰。肖昆的皮肤也是一样冷,滑韧顺手如冰如玉,可是身子里头却热,久别重逢似的裹上来吸个不停。他们在狭小的厨房里彼此纠缠,难舍难分地走过客厅,相拥着倒在卧房里的大床上,潮湿粘腻地共渡过一个漫漫长夜。清晨生物钟将肖鹏唤醒,身侧早已空无一人,正当他再次怀疑起昨日的一夜荒唐,厨房里摆着的早饭有力地成了昨晚的佐证。此后肖鹏再也没吃过外卖,每天到家都能看见肖昆以及一桌好菜,深夜再品尝肖昆美妙的身体。唯一一点美中不足的是,枕边人的行踪成疑,白日从来不在家,周末亦然,想约人出去都没的机会,而晚上甭管胡闹到多晚,一早睁眼人必定不在眼前,留下早餐跑没了踪影。旁敲侧击开门见山他都试过,可都被肖昆巧妙地搪塞了过去,终于有一天他问急了,非得要个结果,肖昆笑了笑,头一次把他领进了对面自己的家门。肖昆的家非常整洁,干净得有些过头,没个人气,好像是楼市开盘的样板间。在客厅正中,肖昆非常干脆地脱下了衣服,扭身钻进了他怀里。 完事之后肖鹏抱着人走到浴室里冲洗,借着水流和泡沫把人全身摸了一遍,那凉沁肌肤吸附着手掌,简直不想把手从上头拿开。穿完衣服肖鹏才咂摸出点不对来,肖昆家不单没有钟表,连个镜子都没有,着实太过于古怪,而肖昆那儿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反复都是那么几句,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以后你会知道的,我不会骗你,肖鹏。 几次三番之后他也逐渐放弃了打破沙锅的念头,日子过得前所未有的舒心,他也不想无事生非地添堵。他现在有了最优秀最深爱的伴侣,食色都得到了无上的满足,假如生活可以这般持续不变,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就这样两个月的日子飞逝而过,转眼就到了年底。 肖鹏的运气一贯算不上好,中奖的最高纪录是洗衣粉外绑两块透明皂,好像所有的幸运全用在等待一个肖昆这样的邻居。果不其然在年会上只拿了一个安慰奖,鬼魂探测器,糊弄小孩儿的小玩意儿。这东西看起来像个U盘,插电脑上用,还有个APP安在手机上辅助着来。肖鹏在电脑上看着股市大盘,随手把探测器插进了接口,打开手机开始摆弄。 出人意料的是刚一接上探测器便红光大作,疯狂闪烁着似乎危险已极,而手机应用里,雷达一样的界面清晰地显出一个黑影,从无到有慢慢浮现,有什么东西,正从后面逐渐逼过来。 “肖鹏,吃饭了。”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