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超自然梗

“九儿——帮我从冰箱里拿瓶喝的——” 亚鹏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拉长嗓音使唤着人。现在是北京时间早上八点,外头阳光明媚,屋里却严严实实拉着窗帘,布料厚重,里头还缀着一层毡,把太阳牢牢狙击在了窗外。林九正擦着地板,听见这声哼唧赶忙直起身来,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快步走进厨房,拉开立式双门冰箱,拿出个一升左右的保鲜罐,倒了点在香槟杯里,托着杯底来回晃了晃,暗红色的液体在暖黄灯光下显得暧昧不清。刚铲了两块冰进去,耳朵就被人揉了把,吓得他差点跳起来。 “甭理他,让他自个儿来,惯的跟弱智儿童似的,是不是啊亚鹏?” 最后一句高了调门,客厅里正娇弱的显然是听清了,一句“你大爷”来了劲头,腾地一声变成只蝙蝠,扑扇着翅膀一溜烟进了厨房,对准了赵明的脖子就是一口。 他这是气昏了头,忘了人那点非同寻常,两枚尖牙差点给硌掉了,疼得打着滚从石狮子精身上往下翻。赵明哈哈笑着伸手把小东西抓住,由着他在手心里胡乱扑腾。“说你弱智你还真蠢上了,够配合的啊。” 一阵黑雾从指缝里漫了出来,迅速汇成了一团,落在了林九身后。亚鹏像是给抽掉了骨头,软绵绵趴在林九肩头,就着人手接住杯子,一饮而尽舔了舔唇,舌头顺势滑上眼前光滑脖颈,倏地一下点到耳后。“啧啧老实点啊,瞧你把九儿吓的。”赵明扣上林九的脑袋,揉了揉两支毛绒绒的耳朵,“耳朵收一收,露馅了嘿。” 亚鹏可看不上赵明这老前辈的做派,好像就他自个儿一个全乎人,故而逮着能拆台的机会绝不放过。“那啥,老赵啊,你肩带掉了。” 谁说过,三角关系是不稳定的,时刻面临着分崩离析的风险。比如说三角形,给一个外力,立马散架。但这仨的情况却有点特殊,任意两点之间互有交点,好像在三角形外头套了个圆,登时稳如泰山,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又加四顾凡夫,故而遗世独立,在三角形里头加上三条腰,组成一个稳定繁杂的几何套件。比如亚鹏喝够了鸭血,软着身子往林九怀里窝,高挺鼻梁在颈动脉上来回地嗅,轻轻咬开一个小口,伸出舌头一点点舔舐。比如亚鹏流年不利投资失败,险些把底裤也要输光,特么还真有人提出来这种要求,多亏赵总侠肝义胆一掷千金。比如赵明每晚应酬完千杯不醉地回家,大宅里总会亮一盏灯,林九靠在沙发扶手上打盹,一听门响耳朵一转,睡眼惺忪拿出了泡好的七星保肝茶,哪怕他根本就不需要。 比如现在,夜幕降临,门窗大开,清爽的夜风吹动着轻薄的纱帘,像是一个个伴着无声夜曲起舞的幽灵,开启了温柔的暗夜。天边圆月洒下银辉,一世凉如水,亚鹏走上楼梯进了主卧,迎面是一张极为宽大的床,赵明躺床上做着投资研究,身边趴着一匹劲瘦的狼。 “天儿不错,出去走走吧。” 深夜的马路上空无一人,两个男人点着烟走在后面,红点缓缓移动,带出一阵飘渺的烟。当先是一只漂亮的犬科动物,一身黑色毛皮隐入深夜,两只眼睛绿莹幽深,快活地疾走奔驰。他的眼里有黑夜,有明月,还有那座独栋的宅屋,以及里面居住的三个非人。 我们有彼此,我们并不孤独。

评论(10)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