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塞壬梗

斗转星移,日新月异,在航海大发现的带动下,奇形怪物也不能免俗,早摆脱地域局限辐散到世界各地。塞壬离开了发源地墨西拿,移民到了五大洋,连盆儿似的渤海湾都有了踪迹。塞壬这东西往好听里说,那是阿刻罗俄斯的子嗣,曼妙迷人的海妖,而说不好听的那就是鸟人,扑棱棱漫天乱飞勾三搭四。到了神州大地和本土羽民进行了一下杂交,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立马混成了沿海一霸,连吃带拿比马六甲海盗胃口还大。盘亮条顺嗓子好,由不得人不喜欢,再加上那点惑人心智的怪力乱神,危险如斯追求者照样趋之若鹜。但一群美人儿混杂在一起,时间久了也逐渐变得毫无特色,无非是一个模版繁衍出的不同变种。但当中有这么一只,凤皇的苗裔,鸾鸟的嫡亲,自是多了些不凡的气度,顾盼生辉睇眄流光,于一番锦绣间亦是风华万千。当然他如此出挑,除了长得美,还有长得黑,好似象牙间混进一件乌檀,白皂鲜明地打眼。这还不算,旁的鸟儿唱的是西洲曲章台柳,靡靡之音软筋酥骨,这货却唱的是戏,程婴诸葛乔国老,赵孤空城甘露寺,大半夜嗓子一吊,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再加上人懒体怠,在大家伙儿都出去捞活儿的时候,趴进自个儿那个梧桐窝里,扑古董床上去会周公。说来奇怪,鸟儿都喜欢珠光宝气金碧辉煌,可他却不,每回都去抢人不要的桌椅板凳,当成宝贝每天都盘。塞壬因为各种历史原因先天因素,从没跟人类搞过对象,而这么个怪胎,反倒开了先河。 那是个无星之夜,天幕一轮圆月银辉大盛,把无垠海面照的通亮。黑翅膀满满打开,乘着上升气流低低从海面滑过,身后跟着一线跳动的飞鱼。他一飞高了就犯晕,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低空滑翔,拜此所赐,让他看见这么一个宝贝。 这时月上中天,月华阴精抵达峰值,海底水族纷纷浮出水面对月吐纳,珠母老蚌张开外壳,夜光明珠莹莹发亮,与明月应和,一片海域光辉澄然,恍如白昼。一艘三桅快船悄无声息划过,甲板上一人一几,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大晚上不睡装什么逼,他跟心里嘲了一阵,全然忘了自己半夜起来擦家具的事迹。再飞近一点,他可算是看清了,睁大了眼睛差点掉水里去。 这材质。这版型。这做工。塞壬连连赞叹,眼球粘那桌子上就拿不下来了,拿眼神把桌子擦了一遍。在一群职业罪犯的同伴中间,塞壬的三观居然没长歪,绝不强取豪夺,从来取之有道。他跟人类打过不少交道,把珊瑚明珠倒出去,再把家具换回来,不少藏品都是这么来的,水陆两栖的倒爷自然想当然地以为这回也是手到擒来,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却是奸商中的魁首,东西是弄到手了,却把自个儿也赔了进去。他轻盈地往甲板上一落,化去羽毛爪子变作人形,接着就对着人说了来意。 买卖人一眼就认出了这等珍禽,不出意外的,果然一见倾心,卯足了劲儿要把人拐走。晓之以真情,诱之以重利,喜欢这个?没问题拿走,就怕你不要。好看吧?还有更妙的呢,可惜没带在身边,遗憾遗憾。塞壬两只黑眼仁里明光烁烁,俨然是动了心,买卖人就着月色观美景,正沈醉无言,小鸟儿就自己跳进了罗网。我能跟你看看去嘛。哟太好了,这就走? 夜航船张满了帆,在快然好风里飞速驶远,消失在海天尽头。银盘充盈了整个天际,明月沉海,一条银蛟跃过半空,如月如钩。人不见,海峰清,千里外,素光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