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医患梗

李芳之下了出租,到了预定的酒店把行李交给门房。楼层不高,干脆从步梯走上去,慢慢悠悠踱到五楼。李芳之之前因为工作来过许多次,只有这回没了公差,无事一身轻过来旅游,早成了这家酒店的老主顾。这地儿不错,交通方便采光明亮,房间宽敞床铺软和,只可惜李芳之医学博士皓首穷经,寒窗耽搁了十年,再加上取向特殊,医院里那些花枝招展的小护士全入不了眼,是以成了只大龄单身汪,只能一个人孤零零住双人标准房。不过桃花该开的还得开,哪怕倒了春寒,这花期还是到了。 周一桐飞机晚了点,一落地就不得不奔了剧院,全凭丹田一口气吊住不撒不漏唱完了全场,强撑着谢完幕便匆匆拦下车冲向酒店。周一桐平素血糖就低,这一番折腾不进水谷早就弹尽粮绝,倚在电梯壁上眼前阵阵黑蒙,嘴唇苍白冷汗涟涟。门一开勉力抬腿,刚踩上地面脚下一软,不受控制地往前跌去。 李芳之俩指头夹着房卡往房间走,路过电梯正巧门开了,一个人直挺挺朝自己倒过来,他一抬手正巧接了,轻轻松松抱了满怀。他赶紧低头去瞧,这便拔不下眼来,一圈儿光屁股小天使围着他一个劲儿地扔花瓣儿,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那朵桃花。 双人房在三天里终于达到了标准人数,李芳之又是熬粥又是煲汤先一步把人胃给留下,周一桐直接耗在了床头上,自己那间房连开都没开,软绵绵随李芳之伺候。而李芳之在照顾病人的间隙,借着酒店Wifi在淘宝上订了床上四件套,大红色的,喜庆的很。转角也会遇到爱,多年FFF团也能立变现充,缘来如此妙不可言,在异地的酒店,也能谈本地的恋爱。暖光融融,李芳之趴在蜷成个球的被子上,轻轻拍着熟睡的人,也一并进入了梦乡。梦中有你有我,做着同一场甜梦,从邈远的前尘,直到不远的未来。梦,总是会照进现实。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