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葛大爷梗

一提起来蒋力,大概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大家伙儿都认为蒋力不过是费小弟一个跟班,俩二溜子,能成什么事。而以吴立伟为首的一小撮人,反倒觉得小伙子不错,聪明能干,只可惜机灵劲儿没用在正道上,只待有朝一日浪子回头。事实证明吴立伟没白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些年,真理这回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蒋力居然真成了气候,今非昔比有了一番事业。蒋力其人,脑子快嘴巴甜,又有眼力见儿,偏偏胆儿又大,当着倒爷干起了国际买卖,几年打出一片江山。以前虽是旁门左道,但也是没走歪了,一则蒋力有贼心有贼胆,却是没贼骨,再加上一对双棒儿表哥,一个缉毒一个反扒,俩黑猫警长天天跟他耳提面命,他就算是只耗子也长出来猫耳朵。如今蒋力名声在外,碰运气的,这便来了。 蒋力看着跟自个儿面前口若悬河的光头,心里暗暗发笑。啥玩意儿?分歧终端机?自打看见长得像个暖瓶的不明物体,蒋力这心里头笑得打跌,想起来以前搞电影,这叫什么来着,对,叫黑色喜剧,脸上这就没绷住,噗嗤笑出了声。蒋力这十年张开了之后越发像自己那对儿表哥,一双眼桃花绽苞,梢儿一挑枝头春闹,对面滔滔不绝的突然收了声,瞧着人发起了愣。蒋力笑完了之后开始寻思,这人比自个儿当年还有本事,他蒋力是拿一沓儿废纸卖剧本,这哥们儿倒好,一破塑料就敢要两百万,胆子大得快要遮天。蒋力此时正沉浸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慨里,由着人肆意打量,脑子一转倒出来半桶坏水,笑吟吟给人指了条门路。 于是倒霉的对头被坑得欲哭无泪,秦奋得了钱立马拍屁股走人,吃喝玩乐半个月之后还是对指路明灯念念不忘。这不行啊,秦奋嘬着牙花子想,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就是死,也得在三北防护林转过一圈再死。只是没想到的是,兜兜转转折腾半天,又绕到当初这颗树底下,跟鬼打墙似的,绕来绕去就避不开了。秦奋在连番相亲轰炸中身心具疲,乱花迷眼可惜一个也没看上,同学变基友跑他跟前倾诉旧情,他却在想,哎我还是喜欢黑点的,老骗子这就给套牢了,自己画一圈跟里头乱转。 直到在飞北海道的飞机上,正室小三修罗场明争暗斗,为求清静和人换了坐,扭脸一看,惦记了快半年的人正在前座窝着睡觉,裹着毯子缩成小小一团,从椅背交错的空隙看过去,眉眼温柔表情恬静,和那天的飞扬全然不同。后头如何较劲秦奋已经管不着了,他现在眼里只能见看这人事不知的某人,目光呆滞脑子却不糊涂,飞速琢磨着怎样才能得逞。不急,江湖骗子暗暗搓手,放长线,钓大鱼,碰见金翅乌,就得换上射日弓。这种目标,怎么努力都是值得的,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买卖。 当然,这会儿熟睡的蒋力还不知道,一份奇遇正在北海道等着他。看戏的也被摄进了镜头,随着剧情发展一步步被推动。这可是黑色喜剧,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怎样的荒诞不经,但是,毕竟这还是个喜剧啊,所以蒋力的结局早被写进了剧本,打印出来只等上戏。脱团快乐,蒋力先生。

评论(2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