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长城路透梗

小黑屋的日子总是难熬,没有办法,投胎的队排得实在太长,摇号能绕酆都城三个来回,还不排除有人加塞。刀锋跟三途川河沿儿上乱转,双臂一伸倒进了郁郁葱葱的石蒜丛里,冲河滩上的脱衣婆吹了个轻佻的口哨,惹得一群妹子嘻嘻哈哈地笑。百无聊赖之际忽听耳畔一阵金风啸响,生前刀口舔血的亡命本能当即复苏,就地往旁一滚,躲过雷霆一击,抬头一看方才落足之地插着杆晃悠悠铁枪,若不是躲得及时,只怕身上就得多一窟窿,做鬼也不是完璧。他扭头瞪视,心想来者是谁,同时无比怀念自己的军火库,为啥就没人烧给他。 一个黑影走出了火焰一般的花海,步履坚实,一步一印地显了形。来人身穿乌沉沉一身墨甲,映上冥府阴晦冷光暗哑哑发亮,周身裹着冲天血气,行走之间,两旁的曼珠沙华兀自倒伏,平白给他让出一条道来,人还未到,凛冽杀气却已先至,饶是刀锋也不禁胆寒,瞪着血海中人不发一言。走近了瞧,这两人正是一般模样,隔着岁月年华的千山万水,遥遥相对。最后还是破军修罗先开了腔,皱眉瞅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讨债脸,抿紧嘴角像是不甚满意。“你笑个屁。” 刀锋从此和这个怪人熟捻起来,这人做鬼的生涯比刀锋长得多,浑不知千八百年,故而前尘往事忘掉大半,连自家名姓都不甚清楚。刀锋听当差的鬼卒恭恭敬敬喊人“少点帅”,心想这真是个古怪的名字,又觉得十分贴切,摸摸自己脸暗自赞同,抚过额头牙又一酸,想起了额头上那个要命的洞,好在魂魄未伤,恍然如生模样。刀锋有次和人谈起往事,没想到少点帅对爆自己头的女人也略有耳闻,说长得不错,就是周身一股衰气,她自家倒是不妨,可惜连累身旁一周好汉。再问下去,人却想不起了。 终有一日,一个圆头圆脑的鬼吏找上门来,笑眯眯地利诱,说最近炼狱控温系统出了问题,十层热狱太凉快,八层寒狱又太暖和,迟迟找不到维修,若是二位爷受累走上一遭,在下就告您一个秘密,生死攸关。刀锋正吐槽着鬼府基本设施,随口一问,差点被那鬼吏噎死。原来这三途川,往生站的是少点帅,当间是自个儿,来世还跟岸边等着渡河,后面跟一女人,不是旁的谁,正是连克他两辈子的煞星。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鬼吏圆滑地笑了,破解之法还是有的,只要温度回复正常,立马给您改签,保证离那女人远远的,怎么样。 于是两位妄图改命的当起了维修工,拿着一堆工具坐上了比登月轨道还长的电梯。刀锋作为杀手界的翘楚,向来多才多艺,啥物件都会摆弄两下,而少点帅身为鬼界元老,目睹了三次科技革命,自然也是非同凡响。电梯流星一般下坠,飞快地滑过十殿阎罗,少点帅的马尾辫儿飘起,柔顺散开的墨浪仿若前尘。刀锋在上浮中握住了少点帅裹着甲片的手,在失重的颠倒中紧紧相拥,为了那不可知的未来。 奔走永不止歇,那彷徨的来世,还有那条一分为三的河。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