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卧底组吐槽梗

这是一间普通的屋子,布置像是间办公室,写字桌扶手椅绿壳台灯一应俱全,四条人影或坐或立,有军装有长衫有西服还有皮毛大氅,可脸却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的嘴唇都咬着烟卷,整个屋里烟雾缭绕,四张面孔皆是暧昧不清。不知是谁开口打破了一室宁静,这四个人终于开始相互搭腔,连声音都是一样,跟门外听着好像是独角戏,平白添几分悚然。“我说,隔壁案底组都上线这么久了,咱哥几个怎么还在线下窝着。” 穿西服的看起来最斯文,扶了下眼镜勾出个浅笑,“子荣兄稍安勿躁,上峰如此安排,必有他的道理。” “要真论起来,咱在场的四位那必然是最为拉风,这都不带咱玩,那必然是个别同志的问题啦。”穿军服的把套着军靴的脚从桌面上拿下,拿掉了嘴里抽完最后一口的三炮台,“比方说老杨,”他食指朝人一点,“和隔壁胡彪穿的一模一样,这一窝本就一个样貌,谁能分得清,”又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续上,火柴一划,仰脖吐出第一口烟。“还有你,小戏子儿,每回剧情一到你就得出问题,这个事故那个事故,全他妈是绊子,谁还敢要你啊。”戏子爷虽然卸了妆,却照样是牙尖嘴利,眉眼一挑迎了上去,“比不得吴大队,夜里出门打灯都找不着,卧底您第二,咱谁敢认第一。”眼看两个散淡的人就要在卧龙岗掐起来,斯文人赶紧出来打个圆场,“各位皆有苦衷,可在下却有一事不明,肖某人兢兢业业,却为何一直没得了出场机会?” 闷头抽烟的人总算抬起头来,扬扬大氅挥散了眼前的烟,“道理很简单啊,肖老板,”他在烟雾与微尘中和光一笑,温暖好似九月的太阳,揭晓了最终的答案。 “你清晰度太低了。”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