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黑帮梗

闷三儿给六爷前儿站着,满心满意都是不高兴,为的不是别的,正是六爷那独根儿儿子,叫晓波的便是。六爷不单长得丑,还丑的离经叛道,偏这么个根儿,长出来晓波这颗苗,小白杨似的抽条,从只能抱自己大腿的小屁孩儿,到现在每回见他都能治疗颈椎,直叫人大叹时光蹉跎。小女孩儿都喜欢晓波,模样好个儿高,芝兰玉树,只有闷三儿慧眼如炬,明白这兔崽子是个什么操行。前几天带人出去练摊儿,撸串儿就啤酒,酒足饭饱之后这人便现了原形,兔子发春跟自个儿磨蹭,贼爪子也不老实,顺着胸沟就摸了进去,按着鼓囊囊胸脯揉面似的,都让闷三儿没法自欺欺人说是手滑。本想看在六爷面上忍气吞声,谁知道小太子这豆腐全然没有吃够,推着挤着到了墙根儿,撑着墙好一个壁咚,也不叫他叔叔了,傻笑着闷三儿闷三儿喊个没完,伸手就要脱他裤子。再放任下去就要坏菜,他一个膝撞把人撞开,接着干脆利索两记板面儿,把大个子打得弯了腰,披上自己那件小夹克,驾着哈雷哒哒跑远。打人不能打脸,晓波从那天晚上就失了联,找遍了平日胡混的几个据点也没个人影。六爷尽管养孩子基本放养,这会儿也难得紧张起来,叫来座下头号打手,着急忙慌赶紧去找人。 闷三儿虽然是打手,却兼职保姆的活,养了晓波这些年早知道这小犊子根底,全然不为人安危担心。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小魔王居然被绑了,扣在老胡地盘儿,指名道姓要他闷三儿去赎人。 大老刘是六爷发小,开着夜场消息灵通,第一时间把话递到,接着就一脸肃穆拐上闷三儿上了自个儿那辆G系,咆哮着起了步好像开的是坦克。在副驾上闷三儿才知道晓波是怎么遭了这一遭,原来是在人家酒吧买醉闹事,冲撞了老胡的场子,当时就被拿下。若是晓波是一普通二代,估计打一顿就算了了,可眼尖的一眼认出来这是六爷公子,这事儿可就不一样了。 现在黑社会和以前大不相同,规范,职业,正儿八经好像是上市公司,只恨保护费不能卖股票。六爷有个女会计,小小个子尖尖下颌,笑起来像条小狐狸,人都尊一声迅哥儿,能耐大的不得了,账面在手里井井有条。社团里和闷三儿关系最好的就属她,平日无事就一起抽下午烟,听迅哥儿教训。有次这女人用和他一样的烟嗓开了腔,夹着烟的手朝他点了点,“闷三儿啊,你可真是个祸水,这么招人,你怎么就能不知道呢。” 闷三儿全然把这句忠言当成了玩笑,前有晓波这狼崽子,后有大老刘这熊罴子,毫无所觉不说,出去砸场穿的风骚依旧,背心短靴机车装,耍着两把军刺打得痛快,留一地横七竖八后得意洋洋长腿一迈跨上摩托,伏低身子腰臀压出一段儿美妙曲线一骑绝尘,全然没注意路旁泊着的X7里头老胡灼人的视线,又给自己招来一野大虫。 等闷三儿到了地儿才觉出来不对,仓库里头放着一张圆形大床,宽敞的都够睡他全家。晓波还是跟平时一样,水灵灵脆生生站他跟前,完全不是他所想象的粽子样。闷三儿打生打死二十余年,条件反射快得惊人,当下拽着晓波就要跑路,却发现身后大老刘锁了门,倚在门口,旁边是不知从哪埋伏出来的老胡。 等到被这仨围困到那古怪大床上,他才后知后觉想起来迅哥儿那句逆耳忠言,马后炮为之晚矣,后门眼瞧就要失火,千钧一发之际,刚才念叨的迅哥儿领着一队大汉踹开房门,简直神兵天降。这会儿迅哥儿在他心里简直是女诸葛白尉迟,提上裤子跌跌撞撞跑到人后头躲好,只可惜迅哥儿比他矮了一头,根本藏不住。好在迅哥气场两米五,又有人数优势,几句场面话后就全身而退,总算没把闷三儿折进去。回去的路上迅哥儿也不忘挤兑他,三言两语臊得他满脸通红,只能在心里头的小本子上往晓波的名儿划了个狠狠的红叉。 当然,他更没想到的事儿还在后头。这豺狼虎豹的还没完,又来了个白头雕,全天候居高临下围追堵截。这个江湖怎么了,我怎么就看不明白了呢。闷三儿忧虑地想。是时候金盆洗手细软跑了,闷骚儿。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