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爱丽丝梦游仙境梗

梦境有无穷的可能,不可预见的未来以及偶然与必然的因果充斥着人类的大脑皮层,睡眠之下进入了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吴志国穿着蓝裙白袜叉开腿坐在椅子上,抱着双臂气势汹汹盯着对面只顾喝茶的周一桐,终是没忍住掀了盘子,松饼曲奇撒了一桌子。周一桐把骨瓷杯子放进托盘,状似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爱丽丝···”“别叫我爱丽丝!叫我吴志国!”他站起来,大踏步在草坪上走来走去,眼前的绿荫直漫向天际,全无尽头。“周一桐你这疯子,为什么要陪大老刘在这瞎闹!” 周一桐拿起餐巾点了点唇角,摘下头顶标着八美分的礼帽向他致意。“首先,我现在是疯帽子,再次,把你的进度进完,大家就能解脱,劳烦大队长好好做你的爱丽丝,再拖下去,那可就是三月了,你叫大林怎么办啊。”三月兔原本默默窝在桌角啃着百吉饼,听见疯帽子这番话险些呛着,端起手边的红茶顺着碎渣。“这见鬼的,你告诉我红桃皇后是谁?”“还能是谁,老杨呗。”吴志国趴在桌子上,额头压着桃花心木,满心都想一头磕死,也不想把这扯淡的剧情进行下去。睡鼠徐天仍旧在昏睡,靠在田大林身上睡的人事不省,整个剧情就这么被睡了过去,看得吴志国好一阵羡慕。可这局外人突然冒出模模糊糊一句梦话,“从前有三个小姐妹···”疯帽子听见这话像是打开了开关,突然进起了台词,唱惯了戏的嗓子荒腔走板唱着童谣。“闪闪的小蝙蝠,我感到你是多么奇怪···” 疯了。吴志国整个人都快炸了起来,在三个疯子一阵“闪啊,闪啊,闪啊”里头落荒而逃。按照进度,他很快就看见了老杨,裹着大红皮草正仰起头亲吻着国王。这倒霉国王不是别人,就是童话大老刘。 “唷,来了。”老杨挑起眼斜睨着他,一摸一样的脸上却是媚态天成。“叫大家都散了吧,下回钟响了就能回去了。” 东西南北风,枕头风最劲,大老刘一番云雨后自然是要网开一面,镜中世界渐渐变的模糊,是该返回现实的时间了。 他睁开眼的时候,下午灼热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到他侧脸上,给铜色面庞镀上一层瑰丽的光。扶手椅旁的沙漏已漏得干净,墙边的落地钟长针正巧走了一个半圈。他在钟摆的喀嚓声中抬头看向写字桌后的男人,嘴角一弯,浅笑晏然。“大夫。” 大老刘捏了捏鼻梁,对这迷人脸孔也扯出个勉强的笑。他这个疗程的治疗效果成迷,患者的解离症状虽是越发的重了,从原本的十个左右的人格猛增到二十个,但现在却终于明白了现实和梦境的分野。他走上前去,吻上长的过分的浓密眼睫,把人牢牢锁进怀里。就连他这个心理医生,也不可抗拒地被他吸引,他瑰丽的梦境,妩媚的灵魂,还有这完美的身体,拼凑成了有无数个切面的棱镜,倒映出无数个影子,牢牢把他拉入泥沼。可是这又如何呢,他是他的病人,他是他的医生,而全新的纽带绑连着他们,如果他沉湎终日,那他也会疯狂到底。 他在落日的余晖中把人压在地面上,柔软的地毯毛茸茸贴上柔韧的皮肤。在橙红色的天光里,这间办公室此时的景象美好得如同梦境。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