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猫化梗 1.0

黄天路进这家店纯属偶然,遇见林亚军更是小概率事件,毕竟林亚军是只,嗯,有性格的猫,世间万物于他皆是浮云,日常就是在壁橱里思考猫生。于是店里的咪子们纷纷被人抱走,只剩为数不多的几只看家镇宅,不爱见人的林亚军就是其中之一。 一辆警车在猫咖前停下,黄天路把雷朋一折,走到门口咖啡椅旁打量起来。标准的美式咖啡装修,里头却小资的很,留声机放着舒缓的蓝调,几只黑色毛团趴在地上昏昏欲睡。不过有一只此时正在窗边啃着多肉,好好一盆银莲上满是牙印,正好被黄天路的影子挡了个结实。笼罩在阴影里的黑猫好奇地抬头,琥珀色的眼睛清澈透亮,倒映着他铁塔般的身形。这猫大小不过六个月左右,毛稍有些长,末梢微微地打着卷儿,毛蓬蓬地歪着头看他,一派天真可爱。全身是一色儿的黑,偏前足三个指头染了雪白,好玩得很。黄天路蹲下身来逗他,粗大手指隔着玻璃点上粉红色的鼻头,这猫也心领神会,抬起左前爪,同样粉嫩的肉垫按上指尖挤平,遥遥击了个掌。 黄天路那点铁汉柔情全被几个圆圆的肉球尽数激发,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纪律早忘了个精光,只想把这猫抱回家,穿上小警服摆在膝盖上顺毛。门一推,就打算和老板商量买猫事宜。 一个男人正靠在吧台上吸烟,烟草味儿飘了一屋子,就连黄天路这种老烟枪也觉不妥,虽然没养过猫,却觉得这种生物娇贵得很,烟熏火燎的怎么能成。圆头圆脑的男人瞅着他皱起的眉头,咧嘴笑了笑:“我这儿不禁烟,尽管抽,这一屋子猫啊,”夹着烟的指头在屋里四处指了指,比划着一地毛团,“瘾头比我都大,不闻这烟味儿啊,简直要把我闹死。”这笑容变了味道,促狭朝他挤了挤眼睛,“兄弟,瞧上哪个了?只要这猫乐意,尽管抱走。” 猫又不会说话,到底怎么才叫乐意,黄天路也是没谱,大手一伸把猫捞进自己怀里,从圆圆脑袋一路捋到尾巴尖,黑猫舒服得翻了肚皮,从嗓子眼里开始呼噜。黄天路摸的高兴,没头没尾上下其手,一个没留神碰着了猫铃铛,原本乖顺的球儿这就炸了毛,一个翻身跳上了桌子,自顾自地开始洗脸,屁股朝着黄天路,只留一个倔强的小背影。 黄天路正尴尬,老板却乐得不行,走上前去一把把猫薅下来,塞进他怀里,“成了我看他挺喜欢你,带回去好生伺候着,这个叫林亚军,有点脾气,不过还算乖,好好相处啊。” 这老板不像是卖咖啡的,倒像是买卖人口的 ,特别是这猫的名字,连名带姓,好像带回家的是个大活人。人民警察负责任地向老板询问了养猫事宜,交了一沓票子,后车厢被猫爬架猫食盆猫厕所塞得满满当当,把猫儿架上肩膀凯旋而归。 大老刘看着一骑绝尘的SUV,摸了摸跳上吧台的陈大力,从奶泡机底下抽出个便签本,把林亚军仨字划了,亲亲凑过脑袋看热闹的猫咪。“你们几个的姻缘,还是再等等,啊。”烟卷往嘴里一咬,给自己这无私奉献点了个赞。“下个月留侯过来视察,都精神点啊,我可是好吃好喝伺候着···” 至于黄天路那头,简直是大惊大喜,大起大落。把这祖宗请回家,一番兵荒马乱可算是安顿好了,早早睡下又被胸前憋闷压醒,一个男人一丝不挂跨坐在他胸口,猫耳猫尾,软和头毛,两双大眼睛扑扇不停,同样软和的嘴唇亲上他额头,湿漉漉的舌头伸出来就是一舔。 从这天起,黄警官正式告别单身,他有了猫,也有了男朋友,虽然这对象的脾气不算温和,常有些小性子,老是气哼哼扭过身去不理人。但是呢,他笑着把人搂进了被窝,吻着微微打颤的猫耳朵,这就是一只特立独行的猫,顽皮而可爱。走再远的路,看再多的风景,最后总会窝在他肚皮上,打着哈欠抻着懒腰,对他说:喵。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