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萌芽(2)

半个月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天天开小会,真真是秋雨打芭蕉,光阴催人老,而在五人小分队中,孙达德这几天无疑是最累的一个,东跑西窜地核实这金刚老爷的生平,顺带打捞了一溜街边传闻坊间野史,把各路情报做了总结,可算是完成了前哨任务,就等着下梦了。

    少剑波把最后一枚图钉钉在纸板上,指着满墙花花绿绿的密集给大家分析着:“目标生命中的重要节点主要有三个,他姥姥,他表舅,也就是金刚里行七的花舌子,还有就是座山雕。我们植入要从这几个人物开始下手,为了保证植入的深度和梦境的稳定,按惯例是三重梦境,每层设置一个节点,完成后三层同时坠落,醒了之后就立即撤退,咱的工作就算结束了。”

    杨子荣手里抱着个精巧的紫砂小茶壶,壶身浑圆,上覆着一层薄薄的包浆,光润可爱。他把壶在两手之间交替了一下把在手心,朝着少剑波点了点:“一层小白鸽,二层长腿,三层203,高波还是筑梦,我在三层之间穿插补位。另外这次的活绝不轻松,第一,三重梦境不稳,容易崩塌,光是保证同时坠落就不容易,还得预留出撤退时间;第二,目标受过潜意识防侵训练,他的投射有多凶还不知道,咱必须做好最坏打算;第三,维持三重梦境镇定剂的剂量太大,所以在梦里绝对不能死,死了就只能去下头,”他伸手拿食指往下一戳,“没人想去下头;最后第四,我们一定要保证目标的人身安全,他如果被抹掉,坦克的心血,这么多部门的努力配合就全白费了,后面工作也没法进行,必须把这小子全须全尾的带回来。”他话音刚落,少剑波就接上了他的话尾:“坦克在目标附近卧底了大半年,总算争取了一个我们能够接触他的机会,后天就是行动日期,小白鸽,给田副司令的报告交了吗?”

    白茹晃着小辫儿从电脑跟前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昨天交上了,司令部那边说小分队全权处理,计划没什么问题;哦对了还有一条,老规矩,八个字。”她伸出玲珑白皙的手,比划出了一个八的手势,“如有困难,自己克服。”然后作势朝对面的高波开了一枪,“砰。高波你的梦境规划错字真多,我都改了半天了,看看这一段,你把‘受’都给打成‘爱’啦。”

    其他几个人都嗤嗤地笑了起来,高波像一只煮熟的龙虾,挥舞着前螯负隅顽抗。一阵笑闹过后,少剑波总算是大发慈悲地散了会:“长腿小白鸽回去好好休息,准备开工,高波留一下,你的岗前培训还没做完呢。”

 

 

    “两斤熟牛肉,上等女儿红——”

    悦来客栈的小二端着托盘,将酒菜放到了二楼雅座。少剑波伸手挟了一筷子牛肉,朝对面打趣道:“挺有意思啊高波,我是不是得改口叫大侠?”

    眼看高波的脸又有向番茄发展的趋势,杨子荣倒提烟枪敲了敲身边的手,“203咱今天是传道授业解惑来的啊,有你这么为人师表的嘛。”他重又咬住碧玉烟嘴,深吸一口后享受地吐出一阵烟雾,一张脸在袅袅青烟中显得暧昧不清,“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来问,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了你有图腾了吗?”

    高波从袖口里拿出来一个卡通不倒翁立在桌上,随手扒拉了一下,只见愤怒的小鸟立刻弹了起来,摇了摇就立稳了身子,又是横眉立目,咄咄逼人。“这个不倒翁的重心是歪的,在现实中根本就站不起来。老杨,你说的‘下面’指的就是‘limbo’吧?”他加重了这个单词,又重新念了一遍,“我发音没问题吧?‘下面’是怎样的情况,有人回来过吗?”

    杨子荣咬了咬烟嘴,牙齿在翠玉的映衬下分外的白,好似撕咬着血肉。“国际上的命名是这个,灵薄狱,指的是地狱的边缘,听这名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国内的名字更贴切,叫做无间,指阿鼻地狱,我有幸从没下去过,至于胜利归来的嘛,就在你面前坐着。”他拿眼尾往旁边一扫,少剑波便会意地接上:“无间就是无边无际的潜意识,趣果无间,受苦无间,时无间,命无间,身形无间,你想想看,每一层梦境的时间都被放慢了20倍,而意识深层处在几十几百甚至几千几万层之下,时间几乎是无限的,而在现实中,进入无间的人如果超过八小时不苏醒,过量的镇定剂会对大脑造成严重损害,所以无间是禁地,我能回来纯粹是运气太好,没变成疯子。”他拍了拍挨着自己的肩膀,高波这才发现老杨的肩膀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宽阔,少剑波大手一扣就给包了个严实,“高波今天教的是大纲外课程,关于怎么分辨伪造者,当然难度很大,失败了也没什么,子荣,又到你啦。”

 

 

    此时正是暮春时候,暖日融融,杨柳绿烟浓,杨子荣倒还穿着整条儿狐裘,全身上下裹了个严实,脚踏轻靴腰系宝刀,派头倒是十足,烟一喷端的是高深莫测:“来高波,转过去,五秒之后回头,从投射里把我找出来,203不准帮忙啊。”

    高波规规矩矩地数了五秒,回头一看哪儿有老杨的影子。街上的人和之前没什么不同,贩夫走卒沿街叫卖,公子哥儿架鹰走狗,一派的熙熙攘攘,怎么能找到。他只好沿着青石大道向前一步步地找过去,却是全无头绪,看每个人都觉得是杨子荣,又都觉得不是,而少剑波在旁边笑眯眯地跟着他,这让他更心急了,可这一急,反倒想出个办法来。

    投射突然都骚动了起来,齐刷刷地看向了少剑波,跟着俩人一步不离,走着走着却又有些变动,一小部分投射反倒向另一个方向分流过去,高波赶紧跟了上去,但是在一群投射之中又能找到什么呢?这三教九流之中,哪个才是杨子荣呢?

    于是他只能从跟杨子荣反差最大的投射找起。他先拦住了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拽着她的手上下打量,而她只是微笑着看他,眼光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浓情蜜意。虽说部分投射也是能够保留感情的,因为他们继承了梦主内心对一个人的全部情感,长成了心中认为的、期望的那个样子,但是现在高波看谁都觉得都是杨子荣,所以不得不起疑,捧着那张白皙的鹅蛋脸上看下看,才终于发现这是自己的初中同学,老杨肯定不知道这个,所以这个不是他,那么其他的呢?高波在周围一小圈里扫了几遍,这回又看谁都不是了,全无头绪,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回头去找少剑波:“203这太难了,我做不来,还是你把老杨找出来吧。”

    少剑波从后面越上前去,一群投射围着他,而他在人群中来回看了几趟,终于分开众人,从后面拉出来一个蒙着面的胡姬,脸在面纱后隐隐绰绰看不真切,一双碧眼儿狐狸似的,挑动起来看得人心里好似猫抓,缠着蛇形臂环的手臂是蜜棕色,顺势扶住少剑波递过来的手,并肩而立真真是一对儿璧人。尽管面前这一对郎才女貌,但一想到这女娇娘其实是老杨那个糙汉,高波顿时不忍直视地把头扭到一边,就听见杨子荣的声音愉悦地响起来:

    “高波做的不错啊,增强梦境的不稳定,利用投射来找人,挺聪明。诀窍让203教教你,这可是专家,我基本骗不了他。”

    于是高波带着求知欲的眼神刚转过来,发现老杨已经恢复了起初的样子,一身狐皮大衣骚包的不行,而203正端着他的脸,在高波的视角下噼噼啪啪地做着眼神交流:“判断伪造者有了大方向之后,就主要凭着眼神来找人,就是再好的伪装者也会有自己的情感流露的,而投射,都是你自己啊,投射的眼睛就是你自己的眼睛,只有在别人的眼睛里,你才能看到自己,而你自己,你能看到什么呢,不过空无一物……”

    高波听着少剑波酸诗一样的课程总结,猛地打了个寒颤。这回他终于发现不是自己筑梦的细节问题了,随即当机立断地在这旁若无人的俩人身后架了条彩虹。由此可见,高波同志的进步,还是比较快速和明显的,你瞧,就连投射都接二连三地掩面跑走了呢。


PS:这段用了原著的几个梗,看过书的都知道23333

评论(1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