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萌芽(1)

inception设定,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儿说三遍

    

    

    “干嘛呢203。”

    “数秒,时间快到了。”

    “这还你教我的呢,多用悖论建筑,结果倒好,出不去了。”

    “现在听好了啊高波,这回我给你上一课:悖论建筑的确重要,有悖论才能保证迷宫的复杂性,但是有一点必须记住,那就是同时要有定向性,没这一条,你就跟投射一起当没头苍蝇吧。”少剑波拔下手腕上的针头,收好了造梦机,看着刚刚醒来的高波说:“制造迷宫是为了把投射困住,可不是画地为牢,莫比乌斯带这种无定向性的东西平时自己玩玩就行,工作的时候可别一头扎进去。对了你图腾做好了吗?”

    高波不好意思地推了推圆框眼镜,“我这不是觉得鬼打墙好用吗我才用这个,谁知道玩砸了。图腾我还没做,不知道该用什么。”

    “不起眼的小物件就行,没什么特殊要求。专业课你成绩不错,多几次实践就差不多了。干咱们这行经验太重要了,这个没办法教你,只能自己多总结。我能教你的就这么多了,过几天带你见见老杨。”

    正说着话,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白茹气喘吁吁地撞进门,像只鸽子一样扑了进来:“203,田副司令找你,紧急情况。”

 

 

    半小时后,地库一般杂乱空旷的工作室中央放了五把椅子,有一把却是空的。墙上挂着的白板上贴了一张照片,上面的人眼神凶狠,煞白的脸上刺青狰狞,梗着脖子抬着头,一脸不忿。少剑波用手指了指,对其他三人说:“这就是咱们这回的目标。”

    孙达德翻了翻手中的文件,大体了解了一下这位:“策反威虎山的金刚?这回点子可有点扎手啊。”

    “我们这次不做偷取,而是要植入,算是先期工作吧,为后面跟进的同志打个基础。”

    “怎么挑上这一号啊,瞧着就不是善茬。”

    “这是坦克的想法和司令部的判断,我们要全力配合。这回的任务难度很大,金刚们应该都受过防侵入训练,植入决不会轻松。这次就咱五个人下去,大概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

    “老杨呢?”

    “在外地给人做培训,估计两三天之后能回来,咱先做一下工作安排——”

    突然工作室的拉门被拉开了,正对着门口的高波看见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人看不出年龄,黝黑脸膛,一双招子极黑极亮,深V领的T恤露着大半拉胸,哑光皮裤紧紧绷着细长有力的腿,步子迈的很大,两三步就迈到了少剑波身边,对着众人挑起眼角,笑着点头致意,随后一手撑在椅背上,一手举到额边敬了个马马虎虎的礼,对着少剑波说道:

“报告203,敌工科侦查员杨子荣归队!”

 

 

    高波好奇地望着趴在护栏上抽烟的杨子荣,他之前从未见过伪造者,更别提合作了。伪造者算是这个行当里最隐秘,也最传奇的职业了,从业人员不多,选拔、培训方式无从得知,甚至有很多干脆就是半路出家,然后便迅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伪造者是天生的变色龙,最成功的演员,最优秀的盗贼,他们随心所欲地在梦境中穿梭,在无数人的迷梦中化身成了他们的父母亲朋,良师益友,用涂着蜜糖的声音哄骗他们说出心底的一切秘密,随后就如露如电一般化作泡影,他们可以是任何人,而任何人也可能是他们。他正打量地起劲,杨子荣却熄了那永远也烧不完的烟,从塔顶笑着朝他招了招手:

    “准备好了吗高波同志?”

    “哎!”高波匆忙地答应了一声,随后海水迅速地退去,海滩上的游客纷纷转过身来,麻木空洞的眼神锥子般望向高波,仿佛要在他身上开出洞来,而他刚刚扭身后退,就一窝蜂地涌了过来。

    随着落潮的加快,一道七拐八弯的木栈道渐渐浮出水面,越来越长,越来越高,高波踩着潮湿的木料奔跑着,脑子里却将两个前辈进行了一番比较。和杨子荣相比,少剑波的投射要温和的多,虽然反应敏锐,但只会跟在自己后头亦步亦趋,直到物理规则扭曲之后才会一拥而上,把自己就地正法;杨子荣则不然,高波此前从未见过进攻性这么强的投射,才刚刚改变了梦境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投射就是双面镜,里头外头照得透亮,门儿清。以后可得小心不要惹得老杨上火生气,高波腹诽着,脚跟一转通过了最后一段木栈道,随后数段连续的彭罗斯阶梯便发挥了作用,将他高高地捧上了顶端,俯视着一群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投射。此刻一轮红日正高悬在天幕上,照耀着低得仿若创世之前的海平面,在云海之间铺上一层瑰丽的光。高波突然生出些造物的喜悦与成就感,他在这海天一色的壮美奇景中舒展开肩膀,于并不存在的山呼海啸间伸长双臂,紧接着便是一阵海沸山摇,原本蛰伏的海水如闻春雷,以奔虎之势飞速上涨,涌叠着涌,浪叠着浪,呼啸着席卷了一切所及之物,所有投射都被吞进了海眼,这风雷一般的怒涛仍未止歇,直到齐平了高波的鞋底才停了攻势。高波对着茫茫大海鞠了一躬,权当谢幕,转过头就想从少剑波那讨个表扬,结果灯塔却整个不见了,那两人正坐在他头顶的积雨云上有说有笑:

    “培训工作怎么样啊子荣同志?”

    “甭提,甭提,都是些什么孩子啊,中戏北影拉来的吧,感情那叫一充沛,就差拿本儿对台词了,这样的一上机子,简直在身上画了个红圈儿,一打一个准,没跑儿。”

    “哎哟,一个称心的都没有?”

    “也不尽然吧,好苗子也有,之后长成什么样就难说了,上回我看中一个,本来以为是棵树,这回一看,好嘛,还没成材就给我撅折了,人跳槽了,下个月国家大剧院登台。”

    “人家以后要是成角儿了,你这个当教官的可得给我要门票要签名啊。”

    “瞎贫,哎说正经的啊203,今年这个春节假你一定得申请下来,咱一块儿回烟台过年去,你可千万得尝尝我包的鲅鱼饺子,黄海鲅鱼那叫一鲜,沾上清醋香油腊八蒜,旁边搁着菜心蛰头,那滋味,简直了……”

    杨子荣好像现在才发现正跟下头傻站着的高波,笑着朝他招了招手:“干得不错啊高波同志!”然后又用小腿碰了碰一旁的少剑波开始显摆:“还记得我说过啥吗我的首长,高波这孩子,一瞧就特聪明,又守规矩又会变通,要专业有专业,要发挥有发挥,你瞧这次,多有创意,拿他顶上筑梦的缺,我看没啥问题,看人这事儿你得信我啊203。”接着又亲亲热热地搭上了少剑波的肩,把自己往一旁拉了拉。这回两个人肩并着肩,腿贴着腿,坐在云端笑得开怀,特别是老杨还勾着眼角,端的是浓情蜜意,分分钟能被糊上小红本,工作人员一个眼晕,说不定还能省九块钱。

    高波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心想这阳光也太烈了,晃得眼疼,下回一定得注意,毕竟筑梦无小事啊,无小事,他带回了镜片转黑的眼镜做了总结。有总结才能有经验,有经验才能有提高嘛,给自己的觉悟点个赞吧,高波同志。


PS:这里的高波性格人设采用的是林海雪原原著设定,十八岁的活泼小年轻

PSS:老杨那一身是张大爷私服,一定要信我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