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坑蒙拐骗(4)

    “主公可归江东,江东为主公起兵之地,根基深厚,主公一呼,无不相应,又有长江天堑,北拒中原,此为其一;况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又背先祖之愿,离父老之心,此为其二;况如今秦宫残破,怎堪居住?此为其三。关中富庶,然秦二世而亡,不如割据江东,依东南之势,号令诸侯,伺三年五载,天下定入主公榖中。”

     听完这一番话,项羽觉得在范增处受的气消了大半。亚父虽然全心辅佐于他,可掣肘僭越也是与日俱增,万万比不上眼前这人,全然知晓自家心思,又进退得宜,起止有度,怎能让人不心生欢喜。于是这段日子,项羽整日与张良混在一处,起居饮食都恨不能一起,昔日部将皆受冷落,见上项王一面都难,如何再献上一谋半策。

   “义帝已许我为西楚霸王,分封天下,册立诸侯,就在这两三日,子房以为如何?”

  “论功行赏,践盟付约。”

  “你可知道刘邦封往何处?”项羽拉过张良的手,从虎口往指尖来回摩挲着,“我会把他封在巴蜀,那里秦人众多,亦是关中之地,这可不算负约。”又在张良指尖捏了捏,“亚父虽然说话难听,但这回可是深得我意。”

   “如此再好不过,巴蜀苦寒,地薄人稀,难有一番作为。何况蜀道艰难,只以栈道渡人,栈道若毁,无人可从百丈高崖出入,刘邦自被困于蜀中,正消主公心腹大患。”张良反手将项羽握住,继续说道:“如今之计,还应复立六国之后,则天下之人必慕主公之高义,愿应主公之驱策。如此一来,既得天时,又占地利,复拥六国民心,则天下来朝,不过时之早晚罢了。”

    “如此甚好,不过你与刘邦毕竟君臣一场,子房可真是狠心。”

    “刘邦不过是朝露晨霜,主公却是苍黄炎日,阳光炽烈,坚冰立散,何况晨露,良难道要舍大而取小,弃明月而守萤火不成,”随即又促狭地笑了,看向项羽说:“何况刘邦当年不过是泗水一亭长,如今虽是封在偏远之地,却实为一方诸侯,还有何不满?”他又向项羽靠了靠,含着笑说道:“倒是主公如此大度,能容得下我这一个贰臣,良实在感恩不尽。”

      项羽不由得笑了起来。张良就是这样,聪慧多谋,善解人意,言谈举止每每都搔到痒处,又生就一副好相貌,灯下观来,正是花开春树,暖意融融,无时无刻不吸引着人亲近狎昵。项羽倾身向前,用鼻尖摩挲着张良的,低声说道:“子房可入内室一叙?”

      那双距离他极近的眸子染上笑意,光华流转,潋滟多情,“恭敬不如从命。”

PS:这一章张良的主意全是馊点子,包括刘邦项羽的重大战略失误,他就是来故意坑人的

PSS:李导时间线之混乱简直无可救药,彭城之战鸿沟和议这两个大事件必须拿掉,以及范增必须提前死掉,这才勉强能顺下来。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