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VENDINI

这是一个狐狸精坑蒙拐骗的聊斋故事(1)

张良狐狸精设定,不适请点叉~


    项羽东向而坐,打量着鱼贯而入的一干人等。内中刘邦走在最前,脸色晦暗,了无生趣,是以项王很快移目到了沛公身旁随行的一人。那人低眉敛目,面容看不真切,项羽正想定睛仔细瞧上一瞧,却恍惚看到一条尾巴在人身后一晃而过。

    若按常人,见此情此景,必定大惊失色,项羽却不然,个中缘由无非是见过太多,见怪不怪罢了。项羽生来目盖重瞳,旁人都道是帝王之相,却不知这一双眼仁内藏玄机,如燃犀相照,幽冥精灵皆无所遁藏,什么白昼见鬼,梁下垂蛇,飞头落民,自幼见得多了,也便不觉奇怪。之后率八千江东子弟渡江而西,一眼望去,也有几个异人夹杂其中,有的头生双角,有的面覆肉鳞,但冲锋陷阵、攻城略地之时勇猛异常,平素又与常人一般无二,所以项羽并未对精怪之类大惊小怪。如今刘邦身边突然出现这样一个人,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异人名唤张良。等刘邦一行人行罢了礼,告完了罪,这才落座与项羽相饮。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倒正好与项王相对。项羽抬眼打量着张良,只觉这人修眉凤目,器宇轩昂,实乃人中龙凤;等到与范增对弈之时,又锋芒尽显,光彩夺目,令人不可正视;再到棋差一招拜于下风,反让人心生怜惜,欲爱欲怜。而此时鸿门已成杀场,觥筹交错全变作刀剑蜂鸣,满室尽是血光。项羽连杀几人,顿觉痛快,转身看向了持剑挡在张良身前的刘邦。

鸿门之局意在取刘邦性命,而现下,项羽对于张良的兴趣远大于那败军之将,于是他愉快地说道:“杀了张良,我便放你走。”

    果然如项羽所料一般,刘邦向张良举起了剑。项羽上前几步化去了剑招,无视了范增种种暗示,依言放走了刘邦。一条败犬,项羽轻蔑地想,又能起多大的风波呢。

项羽转过头去看向自己刚刚救下的人。张良此时颓然倒坐在地,脸色灰败,唇边还溢着血丝。项羽倾下身扶起他,用袖口拭去他唇上的血迹。这时只听张良在耳边轻喃:“多谢项王救命之恩。”

    项羽无视了一旁范增铁青的脸。一直以来,他受范增掣肘良多,本就不甚痛快;而现在,一个智谋不下于范增,而又知趣得多的妙人就在眼前。于是项羽握住了张良的手,言辞恳切地说:

    “先生可愿助我,扫平这万里河山?”


评论

热度(31)